哭嫁唱出女儿对父母的爱就要分开了


    其间云雾缭绕,森林苍茫,不时有猿啼虎啸传来。  一条名叫箭竹溪的小溪绕村庄而过,村庄便以小溪名字命名。 竹子的确多,家家户户堂前屋后栽种着大片茂密的竹林,遮天蔽日,幽暗的竹林里是小童们捉迷藏的天堂。
    不时有身着靛蓝布衣、裹着厚厚黑布缠头的老妇端着装满谷米的小簸箕进竹林唤鸡,趿着布鞋的小脚颤巍巍地站着,随着一声迭一声的“咯咯”呼唤,脸上的褶子一跳一跳。
    有着盈盈清水眼,头缠彩丝织成的花帕的姑娘们坐在高高的吊脚楼上嬉戏打闹,互相攀比谁织的西兰卡普色泽更明亮,花样更新奇。
    又或许谁在悄言打趣谁的情哥哥,谁的花间私会。
    躲在门外偷听的母亲一声咳嗽将众人吓得惊慌失措。
    “妹儿,衣服洗得哒,还有牛草没割。”
    母亲的声音不紧不慢地从门外传来,姑娘们对望一眼,低下头偷笑出声。
    这样的宁静日子终是会终结在姑娘们出嫁时。
    年轻的姑娘被锁在吊脚楼上唱哭嫁歌。
    哀泣的哭音,唱出自己未知的命运。
    直到出家门的前一天晚上,新娘才被放出绣楼进行“陪十姊妹”仪式,九位年轻姑娘围坐在新娘身边同哭同唱,那时是哭嫁的高潮。
    在平日生活中,不少姑娘有了自己的意中人,父母却出于彩礼利益的考虑,棒打鸳鸯,另择女婿。
    有的性子烈一些的也寻死觅活地反抗,但在父母的压力下被迫屈服。
    父母养育恩深,不好抱怨,她们只有把一腔怨气发泄在媒人身上,“对门坡上栽豆子,背时媒人死独子;对门山上种韭菜,背时媒人绝九代。”
    骂媒人嘴上说得天花乱坠,贪财好利,两家讨好。
    一声声哭腔,一句句唱词,都泣诉着内心满腔的忧郁和对未来生活的忐忑。
    那个时候的姑娘们,都对封建统治下的包办婚姻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。
    女子没有地位,长到十四五岁便任由媒人说合,奉父母之命,顶着盖头走进一个完全陌生甚至未曾某面的男人家里。
    她们从此鸡鸣起床,烧火做饭,喂猪喂鸡,下田栽秧,上坡放牛,直到日落而归,纵使如此还得忍受公婆的故意刁难,干活动作慢了还会挨打。
    在土司制度控制之下,旁姓女子还要遵从土司的初夜权。
    不如意的婚姻,粉碎了豆蔻年华的女儿们的梦想,这种心理打击,令无奈出嫁的女子把怨怒化作了嫁前的哭嚎。
    在家是千金女,出门是草籽命。
    坐在绣楼里的新嫁娘,一声悲啼,血泪迸流。
    直到红妆娇艳的年轻少女一天天被时间打磨成裹着黑布缠头的老妇,重复着千百年的故事。
    趿着千层底布鞋,细瘦的脚踝让靛蓝裤脚显得格外空洞。
    看着儿媳重复着自己当年的命运,唱着悲戚的哭嫁歌,跪别父母,穿着露水衣打着露水伞,跨过火盆,走进家门,给自己敬茶。
    已经年老的,坐在上首的婆婆,是否会被那一袭大红唤起年轻时的记忆?
    曾经年轻娇艳的自己,曾经无忧无虑的少女生活,曾经心底对邻家少年暗藏的情愫,都从新嫁娘一身红衣上汹涌袭来,裹住自己,瞬间压抑住呼吸
上一篇:槐树上的童年,我们再也回不去的童年
下一篇:父亲的鞋教会我做人做事道理
温馨提提你:点击图片可进入下一页继续阅读更精彩内容。
┊ 2018-09-06 09:57发布 ┊ 人浏览
高清美女图区
西西今日广告
今天你阅读了吗?
特别图文推荐
焦点动态
陈妍希己经结婚了吗 陈妍 西西女人网 推荐
陈妍希昨在金瓯女中出席代言活动,鼓励高中生乐观思考,她回忆人生2段...[瞄一下]
热门搜索
热点图文并茂
平凉郝技商贸有限公司